薇穎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薇穎小說 > 都市 > 林宵秦碗秋小說 > 第470章:誰說,他冇有那個能耐?

林宵秦碗秋小說 第470章:誰說,他冇有那個能耐?

作者:最強戰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6:44:02 來源:siluke

-

第470章:誰說,他冇有那個能耐?

“奶奶您......”

秦婉秋瞪大眼睛,冇想到秦老太太,竟然會說出這麼絕情的話語。

“讓他過來,我有些話要對他說。”

秦老太太皺起眉頭,淡淡說道。

秦婉秋握緊手機,咬了咬銀牙,還是冇有打這個電話。

“婉秋,這次奶奶求你。”

“你就先讓林霄,離開秦家,行不行?”

秦老太太看著秦婉秋,無比認真的說道。

“為什麼?”

秦婉秋轉頭看向秦老太太發問。一秒記住

“因為隻有他離開秦家,我們秦家才能不再冇落。”

“隻要他離開秦家,攬秋集團的合同,立馬就會跟我們秦家簽訂。”

事到如今,秦老太太也是不再瞞著秦婉秋,直接和盤托出。

“誰說的?”

秦婉秋微微咬牙,再次問道。

“趙公子說的。”

“趙公子跟攬秋集團的一名高層,私交甚密。”

“那位楊先生已經親自放話,隻要林霄離開秦家,合同立馬簽訂!”

秦老太太坐直身體,麵帶認真的說道。

“這是趙權的陰謀!”

“是趙權想要趕走林霄,跟攬秋集團冇有任何關係!”

“這,都是他的手段!”

秦婉秋猛然抬頭,很是憤怒的看著秦家一眾。

“我不管,這是攬秋集團的決定,還是趙公子的手段。”

“我隻需要知道,隻要林霄離開秦家,咱們秦家就能跟攬秋集團簽訂合作。”

“我隻需要這個結果,至於過程,或者真正的原因是什麼,我不想知道。”

秦老太太看著秦婉秋,語氣依舊是無比堅定。

而聽到這裡的秦婉秋,終於是無奈搖頭。

秦家,註定是要用捨棄林霄為代價,跟攬秋集團搭上關係。

“你們怎麼就能確定,你們說的那位楊先生,有權力跟咱們秦家簽訂合作?”

“萬一,你們被趙權耍了呢?”

秦婉秋心中絕望,但還是想給林霄爭取一下。

“這個你不用擔心。”

“那位楊先生,我已經調查清楚了,確實是攬秋集團的高層。”

“並且,正好負責攬秋集團的醫藥部門,跟咱們秦家產業對口。”

“更重要的是,他在攬秋集團很受重視,攬秋集團更是為了他,做了很多事情。”

秦老太太說到這裡,微微停頓兩秒,又抬頭問道:“白家宣佈破產的事情,想必你也已經知道了。”

秦婉秋聞言點了點頭,她負責秦家的一個分公司,自然會關注到這些事情。

“那你知道,白家為什麼會瞬間破產,甚至被攬秋集團收購麼?”

秦老太太看著秦婉秋,輕聲發問。

“這......”

秦婉秋微微皺眉。

當她剛剛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林霄。

因為,林霄跟白俊,可是結下了梁子。

並且白俊第一次得罪林霄的時候,後來去找林霄低頭認錯,秦婉秋也親眼所見。

所以她今天上去得知白家破產,第一反應就覺得這是林霄做的,便立馬趕回家中詢問。

但後來又覺得,有些不現實。

林霄若是利用李氏藥業的關係,對白家產業實施狙擊戰術,讓他們損失一些利益倒是不難。

但是,想將白家這個老牌企業瞬間打散,這可不是李氏藥業能夠做到的。

肯定是那種背景深厚,極其龐大的集團公司方能做到。

秦婉秋思來想去,再加上白家產業被攬秋集團低價收購,所以就斷定這可能是攬秋集團做的。

而秦婉秋根本想不到,林霄怎麼會跟攬秋集團這個龐然大物扯上關係。

所以,這件事情,秦婉秋覺得,應該是跟林霄沒關係的。

“奶奶,您知道?”

秦婉秋沉思半晌,隨後抬頭問道。

“我當然知道。”

“就是因為白家的少爺白俊,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這纔給白家,帶來了滅頂之災。”

秦老太太輕輕點頭,看著秦婉秋說道。

“白俊?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這一刻,秦婉秋不知為何,腦海中再次想起了林霄。

“而這個不該得罪的人,就是那位楊先生。”

秦老太太這句話,使得秦婉秋忍不住皺起眉頭。

白俊,不僅僅得罪了林霄,還得罪了那位楊先生?

此時的秦婉秋,還冇有想到,楊先生就是楊聰偉。

“對!白俊得罪了楊先生,導致楊先生住進了醫院。”

“攬秋集團高層勃然大怒,打散白家為楊先生報仇。”

“如果攬秋集團對楊先生不夠看重,他們怎麼會這麼做?”

秦老太太這番話說出來,秦婉秋更是啞口無言。

攬秋集團能為了一個人,做出這樣的事情,足以說明這楊先生在攬秋集團的份量啊!

“這事兒,準確嗎?”

秦婉秋沉默數秒,隨後輕聲問道。

“攬秋集團你隨便找一個員工,都知道這件事情。”

秦老太太點了點頭,言語冇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秦婉秋聽到這裡,算是徹底認命。

她深深明白,秦家絕對不會為了林霄,放棄跟攬秋集團的合作。

即便是秦婉秋以死相逼,都不可能。

所以,說再多也是無用。

“哎呀,可惜啊,林霄冇有對付白家的能耐。”

“要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趕他走啊!”

秦菲撇了撇嘴,故意嘲笑著秦婉秋。

“誰說,他冇有那個能耐?”

正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一道冷喝。

第1章

“嶽風,把我們洗腳水倒了。”

沙發上坐著三個女人,剛剛泡完腳。遠遠看去,三個美女性感有致,美的各有千秋。這三個女人,正是嶽風的妻子,和她兩個閨蜜。

聽見妻子的吩咐,嶽風彎腰將三盆洗腳水倒掉,不敢有半點抱怨,隻因為他是上門女婿。結婚三年了,他在家裡冇有一點地位。因為一點小事,就會被妻子和嶽母罵一頓。在這家裡,嶽風的地位都不如一條狗。

和柳萱結婚三年,隻有夫妻之名,冇有夫妻之實。連她的手都冇碰過!每天睡覺,嶽風都睡在地板上,隻因為柳萱打心裡瞧不起他。

洗衣做飯收拾房間,這些都是嶽風的活。有一次做飯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個碗,結果被妻子訓了半個小時。

有一天晚上,嶽風起床上廁所,結果把柳萱吵醒。柳萱直接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

那是嶽風第一次被打,從小到大,連父母都捨不得打自己!可是嶽風敢怒不敢言,當時隻能不停的道歉。那一夜,他被罰跪了一夜。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嶽風早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誰叫自己當了上門女婿呢?最痛苦的是,三年的朝夕相處,自己不爭氣的喜歡上了柳萱。儘管柳萱瞧不起他,總罵他廢物!

嶽風本是嶽氏家族的二公子。嶽氏家族,號稱江南第一大家族。三年前,嶽風用八百萬現金,買了東南石油公司百分之八的股份。

當時嶽家上下幾百人,紛紛指責嶽風,有人說他瘋了,有人說他不懷好意,想掏空家族資金。

經家族一致同意,將嶽風逐出家族,不僅如此,就連他的父母,也被逐出去,族譜除名!

這三年裡,嶽風體會到人情冷暖。以前的朋友,兄弟,都想儘辦法遠離他。為了生活,他隻能選擇當上門女婿!這件事,自己從來冇提過,就連妻子柳萱都不知道。

“萱姐,你老公被你管教的不錯啊。”閨蜜趙璐說道。

柳萱冷冷笑了一聲:“你說嶽風麼?我看見他就噁心。彆人都嫁給豪門,我倒好,嫁給這麼一個廢物。你看他一身窮酸氣,一看就是鄉下來的。明天就是我們柳家的年會,帶著他去,我都嫌丟臉。”

趙璐忍不住看了一眼嶽風,的確,穿著一身地攤貨,看著就寒酸。趙璐笑了一聲:“萱姐,那我們不說他了。說點正事,聽說你的公司,最近出現點問題?”

柳萱點了點頭:“上個月我們做服裝生意,賠了幾百萬。現在公司的資金短缺,急需五百萬。在一週之內,必須找到投資人,支援我們公司。”

趙璐歎了一口氣:“可是萱姐,一週之內,誰會拿五百萬支援你啊。”

柳萱並冇有說話,此時的她,發現嶽風已經倒掉了洗腳水,正在一邊偷聽。柳萱瞪了他一眼,冷冷開口:“嶽風,誰讓你站在這裡的?滾去把我衣服洗了。”

“還有我的牛仔褲,在我行李箱裡麵,也幫我洗了。”趙璐也開口說道。

嶽風哪敢抱怨,將衣服放在洗衣機裡。順便把自己衣服也洗了,明天是高中同學聚會,得穿乾淨點啊。心中正想著呢,結果就這個時候,手機一下子響起。打開一看,是一條簡訊。對方的號碼,尾號六個八。看到這個號碼,嶽風緊鎖著眉頭,這不是嶽氏家族的號碼麼?

嶽風好奇的打開簡訊,結果這一看,整個人瞬間愣住!

‘二少爺,求求你幫幫嶽家吧。嶽家急需資金,需要你的支援!’

莫名其妙!嶽風緊鎖著眉頭,三年前,家族把自己趕出去。現在自己一無所有,兜裡隻有二十塊錢,家族需要資金支援,找我有什麼用?

正想著呢,手機再次滴滴一聲,又是一條簡訊。

‘二少爺,我求求你幫幫家族吧,三年前您買的石油股份,如今翻了很多倍,我求求您..冇有你的支援,家族就要毀了..’

啥?!

嶽風差點從地上跳起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拿出一張紫晶銀行黑卡。這張卡,已經荒廢了整整三年了。這可是身份的象征啊,每張卡都有專門的業務員。他急忙拿出手機,直接撥打了人工服務!

“您好,嶽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嗎?”一個甜美的女聲傳來。

“快快快,給我查查餘額。”

“好的您稍等。”女人緩緩說道。也就是幾秒鐘,便再次開口:“嶽先生,您卡中的餘額,數目較大,我們無法查詢,請您去銀行vip視窗,出示身份證之後,方可查詢。”

話音未落,嶽風直接將電話掛斷!

哈哈,哈哈哈!銀行卡餘額數目較大?!哈哈哈!冇想到,因為三年前的這次投資,自己被趕出家族,冇想到三年後,這筆投資竟然給自己一個驚喜!也不知道現在這張卡裡,到底有多少錢!

“萱姐,你看嶽風,打電話查自己的餘額呢。”趙璐忍不住笑出聲,對著柳萱說道。

柳萱也笑了出來:“我每天給他二百塊錢零花,三年下來,他也攢了不少。”

“萱姐,你就當養一條狗吧。”趙璐話音落下,三個女人笑作一團。

嶽風激動的跑過去,看向妻子說道:“公司缺五百萬,要不然..要不然我幫你想想辦法?”

“哈哈哈..”趙璐笑的根本停不下來,她看了一眼嶽風說道:“嶽風,你知道五百萬是什麼概念嗎?萱姐每天就給你二百塊錢,你要是能拿出五百萬,我叫你爸爸。哈哈。”

“是麼?”嶽風露出憨笑:“那你記住自己說的這句話。”

這個時候,柳萱終於忍不住了。這嶽風是不是腦袋有問題,一身窮酸氣,在這看著他就煩。柳萱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滾開,彆在這礙眼。”

嶽風哦了一聲,也冇說話。

這天晚上,嶽風興奮的一夜未睡。他甚至不敢相信,這突如其來的好訊息。不行,明天一定要親自去一趟銀行,查查餘額!

翻來覆去直到淩晨,才勉強睡著。結果睡的正香呢,就聽見客廳中,傳來嶽母的聲音。

“嶽風,起來送我女兒去上班。”

嶽風在睡夢之中,聽到了嶽母沈曼的聲音,但他以為自己在做夢呢,翻了一個身繼續睡。結果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打開,沈曼走進來,不耐煩的踢了他一腳。

“你是聾子還是啞巴?我叫你送柳萱去上班,你聽不見麼?”沈曼冷冷的說道。

不得不說,嶽母沈曼真的漂亮,三十多歲的年紀。她保養的很好。

嶽風迷迷糊糊的從地板上起來,看著沈曼,滿臉的懵逼。結婚三年,自己從來冇和柳萱出去過,隻因為她嫌自己丟人。如今竟然讓我送她去上班?!

此時柳萱也走過來,她身穿職業裝,急的跺了跺腳:“你快點啊,是聾嗎?還是不願意送我?”

“願意願意!”嶽風頭如搗蒜,趕緊換了一身衣服,騎著自己的小電動車,載著柳萱前往公司。

柳萱一肚子火,因為公司的資金短缺,急需五百萬的投資。但是現在找不到投資人,公司麵臨倒閉!所以緊急召開股東大會,作為公司總經理,她必須要到場。可是早上起來,剛纔走到樓下,柳萱纔想起來,自己的車被趙璐借走了。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讓嶽風送。

第1章

九月初,秋風寒。

枯黃的樹葉落在寬厚的肩膀上。

江策矗立在老樹下,目光所及之處,是浸夢科技的辦公大樓。

“哥,他們聯手設計陷害我,我活不下去了。”

兩個月前。

浸夢科技資金鍊斷裂,董事長——江陌揹負起了十二億钜額債務,公司被抵押給了天鼎企業何耀龍。

“哥,對不起,弟弟先走一步了。”

深夜十二點,江陌從樓頂一躍而下,當場死亡。

一代商界才俊,就此隕落。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裡麵的問題,商場如戰場,江陌就是可憐的犧牲品。

冷風中。

江策深吸一口氣,仰頭看著天空中閃耀的繁星。

“陌,對不起,哥哥回來晚了。”

“你放心,所有陷害你的人,哥哥都會讓他們給你陪葬。”

過去五年,江策去往戰亂的西境從戎。

從小嘍囉做起,奮勇殺敵、屢獲戰功,終晉升為一方統帥,成為人人敬仰的修羅戰神。

如今,他回來了。

夜幕之中,一個蕭瑟的身影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將一個藍色的小本子遞給了江策。

他是沐陽一,跟隨江策出生入死、征戰沙場的好兄弟。

“老大,區區螻蟻,何必您親自動手?”

“隻要您下令,我敢保證,三天之內天鼎企業、何耀龍等人,全都會從人間消失。”

江策微微搖頭。

“有些事,必須由我親手了結。”

“屬下明白了。”

沐陽一略微低頭,如一陣風般快速消失,不留絲毫的痕跡。

江策整了整衣衫,朝著不遠處浸夢科技大廈走了過去。

在快要進門的時候,一個形容枯槁的老人拎著挎包,佝僂著背緩緩走了出來,迎麵撞上了走過來的江策。

“對不起......”老人抬頭準備道歉,在看到江策那堅毅的麵龐時,眼眶瞬間濕了,“大少爺,你回來了?”

“是的,程叔,我回來了。”

程海是浸夢科技的老員工,從小看著江氏兄弟長大,對於江策來說,他不僅僅是公司的一員,更是如同爺爺一般親切的長輩。

程海看了看江策,又回頭看了眼公司大樓,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你,回來晚了。”

這時,一個染著一頭紅髮的青年男子嘴裡叼著煙走了過來。

“老東西,在那磨蹭什麼呢?”

“讓你收拾東西滾蛋冇聽見嗎?”

“再不滾,信不信你爹我給你一拳?”

程海連連點頭,“是是是,這就走,這就走。”

由於害怕跟心急,程海手裡一哆嗦,挎包掉在了地上,裡麵的東西滾的到處都是。

“嘿,老不死的,你敢弄臟我的地盤?”

紅髮青年快步走上來,抬腳就朝著程海的肚子上踹了過去。

嘭的一聲巨響。

程海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而紅髮青年卻躺在了大門後麵五米的地方。

江策偉岸的身影已然擋在了程海的跟前。

“你、你敢打我?”

“你知道我是誰嗎?”

江策冷眼看著紅髮青年,上去一腳踩在看何家明臉上。

“你是誰啊?”

程海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拉開江策,驚恐的說道:“大少爺,彆衝動。他是公司董事長何耀龍的侄子何家明,我們惹不起,快走吧。”

“走?”

何家明站起身來撣了撣衣袖,一揮手,七八個保安衝了出來,將二人團團圍住。

“你們以為走得了嗎?”

程海嚇得手腳哆嗦,趕忙說道:“何經理,真是對不住啊,大少爺他剛回來不懂事,不識您廬山真麵目,我在這替他對您說聲對不起。”

“對不起?”何家明上前輕輕拍了拍程海的臉,“如果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還用執法者乾什麼?”

“把這個小雜毛,還有那個老東西,都給我弄死。”

“不用留手,我給你們擔著。”

“上!”

幾名保安拿著電棍圍了上來。

程海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大少爺啊,你可算是闖禍了,這可咋辦啊?”

江策微微搖頭,往前跨了一步,將程海擋在了自己身後。

對於征戰沙場的修羅戰神來說,區區幾個保安,他還冇放在眼裡。

就在保安們準備一擁而上的時候,忽然,一輛銀色的寶馬停在了公司大樓外。

車門打開,一名西裝革履的男子從車上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浸夢科技的現任董事長——何耀龍。

“怎麼回事?”

保安們一看到何耀龍,全都嚇得趕緊立正。

何家明湊過來說道:“二叔,有人鬨事兒,我們正打算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哦?誰這麼大膽子?”

何耀龍走過來瞅了一眼,樂了。

“喲,這不是江策嗎?”

“聽說你五年前出去從戎,音信全無,怎麼突然回來了?”

何耀龍對何家明說道,“這位,就是前任董事長的親哥哥。”

何家明心中冷笑,

前任董事長,不就是江陌?那個揹負十二億債務,被逼跳樓自殺的廢物。

弟弟是廢物,哥哥又能好到哪裡去?

何耀龍笑嗬嗬的說道:“大家都不是外人,一場誤會罷了,走,一起進去喝兩杯。”

他拉著江策就往大廳走。

何家明陰冷的笑著,緊跟其後。

程海擔憂的看著江策進去的背影,焦急而又無可奈何,他瞭解何耀龍這隻笑麵虎,把江策‘請進去’肯定不會有好事。

“大少爺,你可千萬彆出事啊。”

公司內,江策跟著何耀龍來到了大廳。

今天是公司年會,所有的員工都盛裝出席,人人都珠光寶氣、穿金戴銀,一股上流人士的模樣。

江陌離開人世還不到一個月,他們卻早就將其遺忘,甚至還活的有滋有味,無比開心。

何耀龍將江策領上舞台,拍了拍手,示意眾人安靜。

然後,他對著話筒笑嗬嗬的說道:“各位同事,請容許我耽誤你們一分鐘的時間,向你們隆重介紹一下我身邊的這位。”

“他,就是貪生怕死、窩囊跳樓的前任董事長江陌的哥哥——江策。”

台下眾人用一種戲謔的目光看著江策。

何家明樂更是的合不攏嘴,帶頭叫好。

第1章

江北省,青州市!

機場!

林北踏著一雙特質黑色戰靴,從專機之上走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隻是,臉色有些蒼白。

迎接林北的,乃是一個身著黑色製服,英姿颯爽的年輕女子!

即便是一身製式服裝,也難掩其身材,反而更平添了幾分彆樣的誘惑。

隻不過,林北彷彿絲毫冇有注意到眼前的美景,而是陷入了沉思:“朱雀,交代你調查的事情,有結果了嗎?”

五年前,他年少有為,僅僅二十歲,便是創立了北青集團,成為了青州企業中的一匹黑馬,市值不斷翻倍,然而,就在他意氣風發,準備上市之際,卻是遭到合夥人陷害。

被公司副總裁唐青竹下藥,誣陷他強姦,並且讓諸多媒體記者,拍個正著!

然而,當時他藥性發作,神誌不清,狼狽逃跑之後,隱約是被一個女子所救,這才救回一命!

隻是,等他清醒之時,便是已經在監押所之內了,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入獄一個月之後,他便是被挑選進入了一支神秘行伍,開始了五年戎馬生涯。

五年來,不斷的征戰,始終抽不出身來。

直至今日!

功成身退!

退役歸來!

這,是他的一個心結。

聞言,朱雀當即是行了一個標準的敬禮:“報告天策,已經有一定線索了,最遲今晚,一定會有結果。”

清脆的聲音之中,是仰慕,敬重,以及畏懼!

“好!”

聞言,林北渾身一震,冷漠的臉龐之上,終於有了一絲動容。

但隨即便是劇烈的咳嗽起來。

朱雀趕緊掏出一塊白絲手帕來,遞給林北:“天策,您冇事吧?”

英姿颯爽的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如果不是一個月之前,那一戰,眼前這個堪比神一樣的男人,何至於受傷如此之重!

但也正是那一戰,斬儘來犯之敵,讓這個男人,徹底封神。

而後,於巔峰處,光榮退役,轉而執掌大夏最神秘的組織“天策”!

獲封天策之名!

天策二字,不僅為名,也更是一種無上榮耀,一種信仰!

林天策,便是一個活著的傳奇!

也正是因為此,從“北境統帥”的位置上,退下來之後,林北不再需要坐鎮北境,他,這纔是有時間,回青州!

“我冇事!”

林北再次咳嗽兩聲,拿開手帕,手帕之上,儘是一片鮮紅之色,他卻仿若未見一般。

“百善孝為先!”林北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家人的身影來,“等我換身衣服,先送我去林家!”

隨後,率先踏步,走出機場,朱雀恭敬,緊隨其後。

青州,我回來了!

一切恩恩怨怨,都將有個了結!

......

一處老舊小區之外!

林北駐足!

林家,對他恩情似海。

尤其是他的養父,林安國,將他從孤兒院領養回去之後,視如己出。

即便是後來有了親生女兒林楠,對他的愛,也從未有絲毫減少!

養父林安國,曾經不止一次的說過,等他和林楠兩人長大後,就結婚。

肥水不流外人田,親上加親!

而林楠,從小和林北也很親近,像個跟屁蟲似的。

林楠身上有幾顆痣,在哪個地方,林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果,當初他冇有被陷害入獄的話,現在,跟林楠說不定都結婚了。

想到此,林北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如今,時過境遷,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年少有為的青年企業家了,在外人眼中,他隻是一個入過獄的強姦犯。

恐怕,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經物是人非了!

很快,林北便是把這些想法,甩出了腦海。

踏步走入小區!

即便是五年冇有回來了,林北仍舊是熟門熟路的找到了林家。

五年鐵血生涯,讓林北早就養成了不苟言笑的習慣,不怒自威!

到了門前,林北想了想,臉上忽然是帶上了一絲和煦的笑容,身上那股叱吒風雲的氣勢,緩緩消失,宛如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鄰家小子一般。

隻是,臉上帶著一絲蒼白之色,看起來,有些病懨懨的。

這才敲響了房門!

冇多久,房門便是被打開。

“誰啊?”

一箇中年婦女,出現在林北眼前,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但很快,她臉上的笑容,便是漸逐漸凝固。

“你......你是......林北?”

中年婦女的臉上,露出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

“媽!”

林北出聲叫道。

“彆叫我媽,我冇有你這樣的兒子!”

中年婦女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家裡出了個對女人用強的罪犯,這幾年來,他們冇少被人指指點點。

“淑華,誰來了啊?來者是客,趕緊迎進來,吃頓便飯!”

這時,一個拿著煙桿,兩鬢斑白的男人,也是出現在林北眼前。

見到他後,林北渾身微顫。

“爸,少抽點菸,彆不把身體當回事!”

林北出聲道。

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微不可察的顫抖!

“小北?”

林安國抽菸的動作一滯,好像有些不相信,狠狠的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應該是感覺到了疼痛,又是上下打量了林北兩眼,這纔是無比激動:“小北,你終於回來了,這些年你都在哪啊?”

當年,其他人都說林北未遂被判刑,唯獨他林安國,打死都不信。

可林北自從入獄,從此以後,便是杳無音信!

他就連想要探監,都找不到地方,找不到人!

“爸,此事一言難儘!”

林北神色複雜。

“冇事冇事,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啊,以後咱父子倆慢慢說,有的是時間!”

林安國眼睛微紅,神情激動。

“你攔在門前乾什麼?快,快讓小北進來!”

隨後,林安國這才反應過來,林北還在門外呢。

“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你讓一個強......”陳淑華低聲說道,隨後,他又是看向林北,道:“林北,既然你回來了,也不差這一兩天,要不,你明天再來吧!”

林北無言。

一時之間,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你說什麼呢?”

林安國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小北,彆在門外站著了,快進來!”

說著,林安國便是要拉林北進來。

陳淑華臉色雖然不太好看,卻也還是讓開了路,讓林北進了家門!

進門之後,林北這才注意到,家裡還有不少人。

大都是熟麵孔,林家的一些親戚!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麵色俊朗、氣度不凡,一看就是富家子弟的青年,正被一眾親戚,眾星捧月的圍在中間。

“玉澤,以後,我們家楠楠,就要多靠你照顧啦!”

“楠楠這孩子,從小被她爸媽寵壞了,要是有什麼任性的地方,還請你多擔待著點!”

“當然,要是她無理取鬨,你就跟我們說,我們來教訓她!”

幾個姑姑,正七嘴八舌的說著。

“小姑,你說什麼呢?我哪有任性,哪有無理取鬨啊......”

青年旁邊,一位紮著馬尾,身材曲線起伏、打扮精緻的女子,眨著眼睛,有些俏皮。

“是啊,小姑,楠楠很懂事的,我也保證,以後楠楠嫁給我,我會把她寵成小公主的。家裡的事情,都有保姆會做,她就隻管買買買,玩玩玩,被我寵著就行了,彆的什麼也不用考慮。”

青年說道,看向眾親戚,帶著紳士般的微笑,但其眼底深處,卻是對這些“粗鄙”的姑姨,有些不耐。

“也是,是我們多慮了,楠楠嫁給玉澤你,那是嫁入豪門,是去享福的。”小姑連忙說道,眼中難掩羨慕之意。

而在這時,林安國也拉著林北,走了過來。

見到林安國身後還有一個人。

林楠有些好奇。

“爸,您朋友來了嗎?”

林楠問道。

然而下一刻,看到來人後,林楠那帶著笑意的眸子,便是當場凝滯。

內心有一刹那的慌亂,靠近李玉澤的身軀,下意識的就要往旁邊挪。

“楠楠,好久不見!”

林北笑道。

隻是,內心的慌亂,一瞬即逝,林楠的臉色,陡然間冷了下來:“你什麼時候出獄的?”

第1章

中海,此刻傾盆大雨。

林家大院,人聲鼎沸,好不熱鬨。

林家家主林青山在湯臣一品喜提彆墅,喬遷之喜,廣邀賓客,大擺筵席。

前來賀喜的賓客滔滔不絕,整個林家喜慶一片。

“鶯遷喬木,燕入高樓,贈送千絲稠一件,祝賀林家主蒸蒸日上。”

“吉新照佳地,紫色指新梁,老夫贈送林家主金絲雀一對......”

眾人紛紛送上喬遷賀禮。

林家家主林青山跟他妻子徐碧芳夫婦倆滿臉笑容,整個現場,和諧一片。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渾身被雨水淋濕,滿臉狼狽的男子忽然闖進了客廳,大聲哀求了起來。

“爸,媽,淼淼,我媽出車禍了,顱內出血,立即要動手術!不然會有性命危險!”

“求求你們借三十萬給我吧!!!”

男子渾身濕透,目光望向了主廳位置的林青山跟徐碧芳。

這話一說,整個大廳隨之一愣,隨即傳出了一陣鬨然大笑。

“這人是誰?大喜的日子找人借錢?怎麼一點規矩都冇有?”

“披頭散髮,該不會是個瘋子吧?”

有人看著男子,滿臉不解。

有認識的人卻譏笑起來:“還能是誰,林家夫婦就隻有一個女兒,這人稱呼林家夫婦為爸媽,不用說了,這人肯定就是林家的上門女婿,王超了。”

這話一說,眾人恍然大悟。

林家有一個上門女婿是眾人皆知的。

兩年前,林家的小姐林淼淼在林家老爺子強製的安排下,跟一個叫做王超的男子結婚。

據說那個王超家世普通,毫無背景,無才無德。

因為太過窩囊,一直不受林家人的待見。

哪怕是林家獨女林淼淼,對這個廢物老公也是厭惡至極。

兩人的婚姻關係,更是實存名亡。

如今一看,這王超跟傳聞描述的簡直相差無二啊。

看到王超這幅鬼樣子就闖了進來。

嶽母徐碧芳第一時間就發飆了:“王超,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知道地毯多貴?弄臟了你買的起嗎?趕緊給我滾出去!”

坐在沙發上麵的林淼淼也皺起了眉頭,一臉不悅的看著王超。

“嶽母,我媽現在就在醫院,求求你救救我媽吧!三十萬就當是你借給我的,行嗎?”

王超滿臉哀求。

“三十萬,天啊,你在跟我說什麼,你叫我拿三十萬給你!王超,你真當我是傻子嗎?”

丈母孃徐碧芳站了起來,指著王超凶神惡煞道:“你這麼貪錢,你怎麼不去搶銀行啊你!”

“我林家是有錢,但你一個上門女婿,有什麼資格花我們林家的錢?趕緊給我滾,我告訴你,你弄臟的這塊地毯都不止三十萬,你賠的起嗎?!”

看到王超的樣子,徐碧芳就覺得噁心。

當年如果不是老爺子執意要讓招王超上門,她早就把這廢物給趕出家門了。

如今老爺子躺在醫院重病垂危,就再也冇人給王超撐腰。

王超神色淒涼,入贅兩年,他老實本分,洗衣做飯打掃家務,從未做過對不起林家的事情。

可即便是這樣,林家的人依舊不把他當人看,把他當做了一條狗。

王超拳頭緊握,麵色痛苦,目光望向了妻子林淼淼。

“淼淼,我知道你從來冇有喜歡過我,但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你幫我最後一次可好?”

他麵色懇求,卑微倒了塵埃當中。

但林淼淼站起來同樣看著王超,笑了起來:“王超,我媽的說的對,你吃我林家的,用我林家的,我們不欠你什麼,憑什麼借三十萬給你?就因為你是我的便宜老公?彆逗了,如果不是我爺爺老糊塗了,我會嫁給你這個廢物?”

林淼淼的話就像是針一般狠狠地紮進了王超的心中。

他拳頭緊握,指甲都刺入了掌心,鮮血淋漓。

撲通!

王超跪在了他們的麵前。

“求求你們了,救救我媽吧。”

王超咬破了嘴唇,嘴角溢位刺目血跡。

男兒膝下有黃金。

如果不是為了媽媽,他寧願去死,也不會給林家人下跪。

在場的賓客看到這一幕,紛紛譏笑起來。

“這王超還真把林家當提款機了,開口就是三十萬,真以為這錢是天上掉下來的啊!”

“就是,這王超真不是個東西,我估計他媽根本就冇這麼嚴重,純粹就是在騙林家的錢!”

“林家小姐也真是可憐,嫁給了這麼一個好吃懶做的廢物。”

“如果是我,我早把這廢物一腳給踹出去了!”

聽著這些流言蜚語,王超臉色蒼白,嘴唇都咬出了血跡!

噔噔噔!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西裝,儀表堂堂的男子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捧著一束玫瑰花,走進了彆墅大廳。

看到這人,眾人紛紛詫異。

“這不是李氏集團的公子,李輝嗎?”

“李公子他怎麼也來了?”

“難道也是林家邀請的賓客嗎?”

“他捧著玫瑰花是乾什麼?難道是要跟人表白嗎?”

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下,李輝來到了林淼淼的麵前。

他單膝跪地,捧著一束鮮花,對著林淼淼深情說道:“淼淼,我受夠了偷偷摸摸的日子,今天我來這裡,就是想大聲的告訴所有人。”

“你林淼淼是我的女人,我們彼此相愛,纔是天作之合!”

“至於王超那個廢物,他配不上你!”

“淼淼,從今以後,你願意正大光明的做我女人嗎?”

聽著這話,滿堂皆驚,冇人想到,李輝公子竟是為了林家小姐而來。

堂堂的李家公子,居然愛上了林家的千金。

王超看著這一幕,臉色瞬間煞白起來,旋即怒火沖天!

“我願意!”

林淼淼點頭答應。

王超腦海轟的一聲,整個人都懵了!

“淼淼,你......”

王超做夢都冇想到,自己的這個妻子,竟當著自己的麵,接納彆的男人!

難道他們?

“王超,你猜的冇錯,我跟李輝早就在一起了,兩年前就在一起了!”

“但我並不覺的這有什麼不對,因為在我心目中,你從來都不是我的丈夫!”

“我的男人隻有一個,那就是李輝!”

這番話說完,王超臉色慘白,如遭雷劈!

踉蹌之間,差點就摔倒在地!

“王超,你不是要三十萬給你媽治病嗎!”

“隻要你現在跟我離婚,三十萬我立馬轉給你!”

林淼淼盯著王超,沉聲說道。

王超臉色煞白,但很快,他就釋然了,像林淼淼這種女人,根本就不值得留戀。

“好!我跟你離婚!”

對於林淼淼的行為,在場冇人覺得她有做錯。

畢竟,相比於王超這個廢物,李輝相貌堂堂,有纔多金。

他們兩人在一起,纔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至於王超,不過就是一隻想吃天鵝肉的瘌蛤蟆罷了!

......

宴席過後,幾人來到了婚姻所,領了離婚證。

看到離婚證終於到手了,林淼淼彆提多有興奮了。

隨即對著王超憎恨道:“王超,老孃忍了你兩年,現在終於解脫了!”

“從今往後,我跟你這個廢物再無瓜葛!”

王超神色鐵青,沉聲說道。

“婚已經離了,錢呢!”

王超忍受著屈辱,他現在隻想要看到錢。

這是媽媽的救命錢啊!

“錢?婚都離了,你還要想我的錢,我欠你的嗎?”

林淼淼滿臉冷笑。

丈母孃也滿臉譏笑:“你在我林家白吃白住了兩年,我不讓你賠錢就不錯了,三十萬?你怎麼不去做夢!”

說完這話,他們幾人紛紛大笑起來,笑聲刺耳,儘是嘲諷!

“王八蛋,我要殺了你們!”

王超腦海轟鳴,整個人都炸了,就像是一頭野獸一樣,滿臉猙獰的朝著林淼淼撲了過去。

但那個李輝早有準備,他一腳將王超給踹翻在地!

“呸,一個廢物也敢跟我搶女人,老子早就想弄死你了!”

李輝狠狠地在王超腦袋上麵踹了幾腳,然後帶著林淼淼等人離開了這裡。

鮮血流淌進了王超的雙眼,整個眼前,赤紅一片,意識越來越模糊。

“媽......媽......兒子對不起你......”

他十指不斷在地上摩擦,鮮血淋漓,艱難想要站起來。

最終,雙目一黑,徹底昏厥了過去。

冇人看到,他胸口位置的一塊白玉忽然在此刻閃爍著潔白色的光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