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穎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薇穎小說 > 都市 > 孃親害我守祭壇 > 661 山嵐霧靄昔故裡 羈人鄉情慰幽魂1

孃親害我守祭壇 661 山嵐霧靄昔故裡 羈人鄉情慰幽魂1

作者:尹小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19:41:45

-

女真山,山腳下河水斷流,溝池已平,空留一地殘磚斷瓦,遺骨枯木,淒然無限,滿地寂寥。

山風起處揚起淒厲的悲嗚,帶著滾滾聲浪,席捲著蕭瑟和無奈。

徐徐仰望,偶由一兩隻孤鴉四散而飛,劃破女真山上空陰沉晦暗的濃煙重霧,那鳥唳聲再添幾分淒清幽涼。

但凡來訪之人不免感歎一番,女真族故城,曾經也是車水馬龍、華燈璀璨,如今數千年之運,終於付之一墟。

一番番日炙風吹,殷攬月踏著黝黑的泥土,在陳朞的攙扶下深一腳淺一腳的濯淖濁穢之中吃力前行。

“情緣薄,終離索......”殷攬月口中喃喃低吟。

連殷攬月自己也不知為何,在登山驀嶺、辛苦跋涉的時候,她的腦海裡竟然會突然閃現出這六個字。

陳朞應該是聽到了,攙著攬月手臂的掌心略微緊了一緊,卻並冇有搭話,隻一味埋頭邁步騰挪。

女真山薄霧濃雲在半山腰上縈繞飄蕩,如煙如濤,好似圍繞在仙女纖細柳腰上的衿帶,飄逸柔長,將其瑰姿豔逸的水蛇腰遮掩得嚴嚴實實。

當寒星懸浮於天幕,夜氣侵涼,殷攬月仰視繁星浩瀚,這一幕似曾相識。

一座斷壁殘崖出現在二人眼前,絕豔峭壁高聳雲端,氤氳成霧。

瞧得出如今的女真山已廢去了一身蔥鬱垂陰,但那磅礴的氣勢不減當年半分。

月光投下寒冷的光波,風沙裹挾著塵埃在空氣中起舞。

枝附

影從,蕭蕭落木搖曳著斕斑的影子,彷彿有百鬼眾魅埋伏在其間,窺間伺隙,伺機來襲。

“是這裡了......”

攬月墜滿心事,淒惻不已。

夜未央,夢已闌,當那曾經的夢境化成現實擺在她的麵前時,反而觸目興歎,有些惝恍迷離的不真切感。

陳朞放眼縱覽前方山勢迴環,步履難行,於是揚起唇畔輕聲道:“你且等在此處,待我前去探清上行之路。”

“陳朞,等一等——”

“怎麼?”

“無需費力探路,它就在那裡——”

在摘星術的攏獲下,陳朞的視線和攬月的合為一用,隻見在攬月的星眸裡,一束月光透過黑雲緩緩移動,岩壁環抱處有一小段豁口露了出來。

陳朞不禁讚道:“你這眼力卓越精深,非同一般。”

殷攬月擠出一絲苦笑,對於這番讚賞不置可否,她也不知該如何對陳朞解釋,自己曾經一度夢遊此地的經曆,必經聽上去無羈之極。

可是這裡與夢中實在太像了,像得甚至令她懷疑此刻是夢是醒,尤其當那一小段豁口真真切切展露出來的時候,一絲明悟終於瞭然於胸。

二人通過豁口繞行而入,一片空曠幽穀展露於前,那份安寧靜謐和夢境中的一模一樣。

“往這邊行——”

殷攬月先行一步,在前引導著陳朞。

陳朞舉首遙望,發現正對幽穀的一處斷崖中央恰有一道通天小路自穀底攀崖而上,那鬼斧神工之態好似

經受雷霆閃電劈鑿一般,令人歎爲觀止。

陳朞瞻眺環顧,正尋著連接幽穀和那道通天小路的途徑,又聽攬月指了東北一處角落柔聲道:“那邊,有座浮橋——”

果然,循著攬月所指冇走多遠,一座朽木浮橋。

浮橋下的河槽早已乾涸,河道兩側草木無生,可浮橋卻能無水自動,好似當年奔流之景,像是以此迎接久違不見的訪客。

隻是浮橋橋麵久受風噬,早已是腐朽敗木,脆不可支,即便是如殷攬月這般身輕盈柔,踩踏其上依舊“吱呀”作響,難以負重。

陳朞身材奇偉,銅筋鐵骨自不便於通過,隻待目送攬月過橋後自己施展步虛術騰空一躍而過,那道通天小路終於就在二人麵前。

陳朞生了幾分奇怪,總覺得在此頹垣敗井之地,攬月卻熟悉得熟路輕轍,爛若披掌。

陳朞驚訝又猶疑,怔然試探道:“你來過此地?”

“未曾,但......”殷攬月神色微頓,清越的嗓音緩緩溢位:“但也算是來過。”

“這話該當何解?”

“若我說是夢中來過此地,你可信?”

月光之下,攬月的肌膚白若霜雪,星眸裡透出一泓清透的眸光,端人正士,矜持不苟。

“我信。”

陳朞身軀挺直如鬆,山風拂起他的一縷長髮,更添幾抹豐神倜儻,卓然飄逸。

其實陳朞更想對攬月說的是:“隻要是你,無論說什麼我都會信,願信,儘信,肯信,所以無需

向我保留或質疑。”

可是,自打在玄霄派的弦月殿裡見過叔父陳膡,聽陳膡說及過“逆天改命必遭反噬”以後,陳朞就變得沉默許多。

與心愛之人遭遇反噬相比,陳朞情願攬月能夠安然如故,唯此足矣。

陳朞深思長歎,心愛之人明明就在自己觸手可及之處,卻偏偏又覺心遠,隻因攬月命中缺少的那枚穹冥星,縱使陳朞又萬千情意,也再難以開口傾吐。

愁思茫茫,心冷空度。

與其繞結心頭,陳朞情願將其化作默默地守護。

摘星術再次落在那清泠出塵的少女星眸,冰魂素魄,純一無雜。

然而攬月對陳朞內心的沉吟長嘯並無察覺,她的目光始終彙聚在通天小路入口的一側崖壁上,專注地辨認著什麼。

那崖壁久經風雨剝蝕,飛沙揚礫,已有風化裂隙。

沙礫厚重,使得其上斑斑點點凹凸不一。

攬月目不轉視瞧得出神,探出手去拭去岩壁上的積砂,恰在此時,有兩個漫漶不清的字跡顯露出來。

陳朞吃了一驚,愕然念道:“隅穀......”

“隅穀。”

攬月眼不回睛,輕聲重複著陳朞的話,像是在給予他迴應,又像是在給她自己打氣。

她來了,她終於攜著冥冥之誌來到了此地——隅穀,那個孃親和顏姨看顧千年之地。

陳朞不免驚疑,完全冇有想到攬月會對此地如此熟門熟路,倒似重歸故裡,一敘舊容。

這時攬月已登上通天小路那精

巧齊整的石階,回眸對陳朞招呼道:“就是這裡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