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穎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薇穎小說 > 都市 > 孃親害我守祭壇 > 662 山嵐霧靄昔故裡 羈人鄉情慰幽魂2

孃親害我守祭壇 662 山嵐霧靄昔故裡 羈人鄉情慰幽魂2

作者:尹小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04:18:27 來源:siluke

-

陳朞藉著攬月的星眸看去,一道拱形石門出現在二人麵前,石拱弧線圓潤流暢,留有人工開鑿的痕跡,想必當年的能工巧匠將其勾勒地甚為柔美。

陳朞由衷讚許道:“有道是,攬來天上月,嵌作地上門。此門真乃窮工極態,巧奪天工。”

“如今破玉錘珠,僅餘當年舊景。”

攬月絳唇含笑,隱約一絲淒苦,飽含苦澀懊惜。

這令陳朞情不自禁升起一番憐惜之感,慰薦道:“隅穀千岩競秀,乃難得的清修之所,不愧是天香夫人府邸,當真另有一番壺中天地,是個清心少欲,避囂習靜之佳處。”

攬月抬頭仰視蒼穹曉風殘月,慨歎道:“隻可惜歲月倏忽,萬物凋敝。”

山寒木落,愁心似醉,既深且重。

天邊夜色千重,扯下人生荒涼的帷幕。

烏鴉棲墮枝上,啞啞長啼絕唱,長歌代哭,似在感今懷昔,傾訴著對支離破碎家園的悼惜。

心愛之人星眸垂淚,泫然欲泣,陳朞萬般柔情湧上心頭,有意引攬月改換話題,問道:“你既夢中暢遊過此地,何不猜一猜這石拱門後又有何良宵好景?”

石拱門後有什麼?

攬月怎會遺忘,雖是夢中瀕死一見,卻也鏤心刻骨,難以忘懷。

她舉踵思望那目盼心思之地,自遣一腔幽怨。

攬月神色暗淡,強抑萬恨千愁,輕聲敘述道:“此門之後乃一四方祭壇,祭壇分大小兩層,下大上小,崖壁鐫刻‘暮雲熔金’

四個潤朗奇秀的大字。”

她的聲音雖然淺淡生硬,卻言之確鑿,泰然篤定,這副模樣不覺令陳朞更加駭然詫異。

轉眼之間,不過一個拐彎的功夫,攬月所言便得到了驗證。

穿過石門果然是一豁然開朗的四方空地,攬月口中的那方大壇背依主峰而設,中央崖壁篆刻的“暮雲熔金”四字赫然醒目。

陳朞悚然一驚,訝然不已。

攬月如此語嫣詳儘,將隅穀全貌描述地分毫不差,這又豈是一場夢境便能過目不忘的。

看來這萬年月影桂的遺女果然承襲了天香夫人血脈,通真達靈,穎悟絕人。

大壇南麵正中又出現了一條石砌台階,尚未拾級而上,已有沁鼻清香迎麵拂來,甘美異常。

“祭壇就在那裡了。”

說著,攬月加快了腳步,躍上了石階,她切切於心的隅穀祭壇就在前方。

“等等!切莫冒進——”

陳朞脊梁一寒,一驚方醒,他對前方情境一無所知,揚聲試圖將攬月喚回。

說巧不巧,恰在此時悄然跡幽的女真山上竟然響起了陣陣嗡鳴,二人皆愣在了原地。

陳朞警醒戒備,以摘星術瞻眺四周,麵色冷厲:“此為何聲?”

攬月同樣心中顫了一記,眉梢一挑,頓足不前,側耳而聽。

那氣息不絕如縷,如氣旋震動般低沉微弱,隱隱約約,時斷時續。

陳朞不假思索縱身一躍,如弩箭離弦般擋在攬月身前,挺直了脊背。

那聲音若有若無,虛幻不實

絲毫不可捉摸。

仿似微風拂過樹梢聲從遠處飄來,漸近漸響。

可一旦全神貫注地側耳細聽,偏又遠聽無聲,靜聽猶在耳畔,仿似風波搖盪,幽幽低鳴。

此事甚是怪異離奇,那嗡鳴聲渺無蹤影,卻又像是近在咫尺,甚是撲朔迷離。

二人正如履霜之戒,警惕戒備之時,攬月驀地一愣,瞬息之間曉然頓悟,一雙星眸如夜空中的皎月寒星般閃耀。

她的長睫紗幕一般垂在臉上,拾起一手摸向頭頂髮髻間,取下了那支自小便插在發間的桂枝簪。

“陳朞,莫要找了。是此物發出的嗡鳴......”

“這?桂枝?”

陳朞的視線被攬月手中的桂樹枝吸引,不由自主以手接過,在掌中細細參詳。

桂枝上麵凝結了一層寒霜,白茫茫,霧濛濛,隨著簪身的顫動發出的聲響而輕輕抖落,好似如絮白雪零零落落。

陳朞微微側頭參酌詳審:“一直看你髮髻處簪著這根桂樹枝,時刻不曾離身。這桂樹枝外表看起來如此碌碌無奇,你卻萬分珍惜。如今知曉天香夫人真身乃萬年月影桂,看來這大約便是天香夫人的遺物吧。”

陳朞獨見獨知,心思敏銳,果然一切都逃不過他的慧心。

安危與共過這許久,攬月對陳朞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點頭道:“是的,且上次夢迴此地時也是受此簪的召引。”

“人間風華無儘,大千世界何其盛美。此簪返璞歸真,有著未加

雕琢的敦龐之樸,實乃懷真抱素,質而不野。看來是陳朞單見淺聞,這物華天寶,琳琅珠玉,總有無法儘覽者。”

攬月香靨凝羞,嫣然一笑:“一根桂枝而已,也值得你這般讚聲不絕?”

陳朞亦笑道:“去繁從簡,舍浮華而尚質樸,乃金丹換骨的頓悟之境,這番造詣可非常人可比。”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